<output id="txzxl"></output>

      <output id="txzxl"><font id="txzxl"></font></output>

      沱江治污攻坚需构建流域治理新体系

      2018年10月23日 16:03:11
      来源: 中国环境报 作者: 李岳东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到2035年,生态环境根本好转,美丽中国目标基本实?#24103;?#24403;前,四川省沱江污染防治形势严峻,2020年实现沱江流域水质基本达标任务艰巨、时间紧迫。加快推进沱江流域污染防治,是四川落实党的十九大关于生态环境战略部署的一项重大任务,是四川实施水污染防治攻坚的主战场。

        沱江污染防治攻坚战进展及难点

        自2017年实行河长制以来,特别是在中央环保督察的有力推动下,四川省积极推进沱江污染防治。一是着眼全流域协同治污,沱江污染防治攻坚总体部署已经全面完成。由四川省委副书记邓小刚、副省长杨洪波分别任总指挥长(沱江河长)、各市县党委政府主要负责同志任战役指挥长(分段河长)的前线指挥部已经成立。省环保厅作为污染防治攻坚战的“司令部?#20445;?#37325;点做了3件事:加快完成了《沱江流域水污染防治规划》编制,基本完成了《2017年沱江河长制工作清单》编制,全面完成了沱江流域水质达标方?#21103;?#21046;。二是着眼尽快改善水质,沱江污染防治攻坚部分战役已经先期展开。积极推动市县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大力推动德阳总磷污染综合整治,加强《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重点项目督导。三是着眼机制创新,沱江污染防治攻坚后勤保障基本到位。进一步完善沱江流域水环境质量监测通报制度,进一步落实水环境“测管协同”机制,组织开展农村集镇污水处理先进?#35270;?#25216;术试点,积极开展沱江流域污染防治投资融资体制研究。

        同时,在推动沱江污染防治过程中也存在一些难点:一是水质达标率仍然偏低。目前,沱江流域干流水质明显改善,但部分支流污染?#29616;兀?#20840;省24条污染?#29616;?#30340;小流域中10条在沱江流域。二是环保基础设施建设滞后。沱江流域城镇污水处理率仅为64%,乡镇污水处理厂建设率为23%,已建成的近1/3不能正常运行;流域29个省级及以上工?#23548;?#32858;区仍?#24418;?#24314;成投运集中污水处理设施,清洁化改造工作存在差距,畜禽养殖污染治理任务艰巨。三是河道内源污?#22659;?#26399;影响。沱江流域干支流水利设施众多,许多河段渠道化,水体流动性较差,河道底泥淤积?#29616;亍?#27825;江部分支流常年?#25381;?#20859;化,干流中下游总磷常年超标。四是水污染防治资金缺口较大。如何充分发挥政府财政资金撬动作用,鼓励各类投资主体进入环境污染防治市场,推动PPP等模式参与沱江流域水污染防

        治,是亟待破解的一道资金难题。五是流域污染治理系统性不强。沱江缺乏流域层面系统问题诊断和污染综合治理,齐抓共管、系统推进的水污染防治局面并未真正形成,上下游关系、干支流、左右岸效应缺乏?#34892;?#32479;筹。

        打好沱江污染防治攻坚战的建议

        沱江污染防治攻坚战首先要明确目标:确保2020年沱江流域国家考核断面中Ⅲ类及以上断面不低于65%,并把100%断面达标作为奋斗目标。围绕上述目标,笔者认为在实施上要考虑以下几个方面。

        加快构建沱江流域环境治理新体系。一是坚持党委政府主导,必须加快落实沱江流域各级党委政府污染防治的主体责任,明确辖区内各级政府是沱江水质达标的责任主体。二是坚?#21046;?#19994;主体责任,沱江污染防治的“主力军”是企业,要认真落实工商企业?#25512;?#20182;法人单位“谁污染、谁负责”的原则。?#29615;?#38754;,?#28304;?#26631;无望的企业坚决停产、关闭;另?#29615;?#38754;,要充分调动企业参与沱江流域污染治理的积极性,引?#21152;?#23454;力的企业投资沱江污染防治工程。三是坚持社会组织和公众共同参与,充分发挥四川大学、中科院成都分院等高校、科研单位参与沱江流域污染防治的积极性,实行沱江流域重点县与省级部门“一对一”结对攻坚,着力发挥NGO在沱江污染防治中的桥梁作用,推动沱江流域广大人民群众积极转变生产生活方式和发挥强大监督作用。

        坚持沱江流域综合治理方针。目前,沱江呈全流域污染态势,污染来源复杂,石亭江、鸭子河、球溪河、毗河、绛溪河、九曲河、阳化河、濑溪河、威远河、釜溪河等10条小流域污染?#29616;亍?#35201;尽快改善沱江干流水质,必须坚持沱江全流域系统规划,必须坚持沱江流域综合治理的方针,务必做到沱江流域“四统一?#20445;?#21363;统一政策法规、统一规划方案、统一指?#26377;?#35843;、统一行动步骤。

        切?#21040;?#20915;沱江流域污染防治?#24230;?#19981;足问题。要以10条污染?#29616;?#30340;小流域综合治理为重点,实施一大批污染防治骨干工程。同时,要开展沱江全流域的污染防治。建议:一是省级层面设立沱江流域治理投资公司,仿照“永定河”模式,新组建或依托省级有关投?#21183;?#21488;公司,设立国有控股投?#35270;?#38480;公司,负责沱江跨市域小流域的综合治理。二是加强社会资本合作,鼓励央企、省级大型投?#21183;?#21488;和上市环保产业公司以PPP模式参与沱江流域污染防治,沱江流域相关市应指定市级投?#21183;?#21488;公司或新设国有控股流域污染防治公司。三是统筹和加大省级财政对沱江污染防治的?#24230;耄?#30465;级财政性?#24230;?#20027;要用于非市场化治理领域,以及对乡村污染治理设施运营补贴,同时市县财政也要加大对沱江污染防治的?#24230;搿?#22235;是充分鼓励省内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积极参与,向沱江流域污染防治以优惠利率提供融资,同时出台沱江流域污染治理设施运营用地、用水、用电及税收和有关费用减免的优惠政策。

        充分发挥科技在沱江污染防治的支撑作用。一是建立以水质达标管理为核心的现代化环境监管平台,建议借鉴国内外流域管理的先进经验,尽快立项建设覆盖全流域、天地一体、以水质达标管理为核心的现代化环境监管平台,有关数据向流域各级河长和公众开放。二是设立高层次的沱江流域水污染治理专家咨询委员会,省环保厅已?#30422;?#20102;国内19位高水平水污染防治以及经济技术方面的权威专家组成专家顾问组,在此基础上可以考虑成立专家咨询委员会,以问题为导向,经常性组织专家到沱江流域“把诊?#20107;觥?#32473;予指导。三是壮大沱江流域环境研究所,省环科院沱江流域环境研究所人员规模要力争逐步扩展到15名~20名,专门负责沱江流域污染防治攻坚战有关保障性工作,充分真正发挥其“参谋部”的作用。

        加强沱江污染防治组织领导和目标考核。一是省级层面成立沱江水质达标攻坚行动指挥部,由省委省政府有关领导任总指挥长,省直有关部门和流域各市主要领导为成员。指挥部为沱江污染防治综合决策与督导机构,办公室设在省环保厅,可?#28304;?#30465;直有关部门和科研单位抽调人员集中办公开?#26500;?#20316;。二是全面分解落实水质达标任务,将2020年沱江流域水质达标率的总体目标,分年度逐市分解落实到每一个断面,并对重点整治的10条小流域,由省政府与流域各市政府签订限期整治达标责任书。三是建立健全奖惩机制,完善流域生态补偿机制,加大资金奖励和扣缴力度,对限期未完成水质达标任务的市县党政领导和有关部门严肃追责,对成效显著的及时给予多?#20013;?#24335;的表彰奖励。

        作者:四川省环境保护厅党组副书记、副厅长

      标签 - 流域系统,畜禽养殖污染,内源污染,治污,流域治理
      网站编辑 - 赵雯
      pk10新四码公式图解
      <output id="txzxl"></output>

        <output id="txzxl"><font id="txzxl"></font></output>

        <output id="txzxl"></output>

          <output id="txzxl"><font id="txzxl"></font></output>